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

目前,已有500多万儿童出生于艺术技术领域。随着艺术技术的不断进步,其安全性一直是人们非常关注的话题。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——植入前基因诊断(PGD)由于需要进行胚胎活检,可能会对胚胎造成更大的创伤,但这方面的研究很少。

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

基于此,丹麦的比约恩湾和其他研究人员比较了1999年后通过PGD出生的婴儿与通过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或自然怀孕出生的婴儿的产科和新生儿结局。结果表明,PGD产科和新生儿预后不良的风险主要与父母的遗传扭曲有关,但与PGD本身无关。结果发表于2016年8月16日《Fertilityand Sterility》。

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

01

产科结局

研究发现,PGD妇女前置胎盘和剖腹产的风险明显高于自然妊娠。然而,与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妇女相比,除剖腹产风险较高外,其他产科结局没有显著差异。与自然妊娠婴儿相比,PGD婴儿早产风险明显更高,胎龄更短,住院时间更长。然而,与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婴儿相比,除了新生儿住院时间较长外,其他新生儿结局的风险相当。

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 PGD,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和自然妊娠后新生儿结局

因此,PGD产科和新生儿结局的风险高于自然妊娠,但与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相比,风险相当,表明PGD胚胎活检技术本身不会造成额外风险。

本研究进一步将自然妊娠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、产前诊断后分娩的婴儿单基因遗传病与PGD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进行了比较。结果显示,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是相同的。这表明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与PGD无关,而仅与父母的遗传扭曲类型有关。

PGD适应症一:

父母患有单基因遗传病

然后研究了适用于PGD的两种遗传畸变。结果发现,与自然妊娠婴儿相比,因父母染色体畸变接受PGD-试管婴儿除前置胎盘外,其产科和新生儿结局风险均不高。与标准体外受精婴儿相比,因父母染色体畸变而经历PGD的婴儿的产科和新生儿结局风险相当。

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

本研究进一步将自然妊娠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、产前诊断后分娩的婴儿单基因遗传病与PGD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进行了比较。结果显示,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是相同的。这表明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与PGD无关,而仅与父母的遗传扭曲类型有关。

PGD适应症二:

父母患有单基因遗传病

此外,与自然妊娠婴儿相比,因父母的单基因遗传病而接受PGD-卵胞浆内单精子症的婴儿的胎龄明显较短,出生体重较轻,体长较短,出生体重低、胎膜早破、前置胎盘、剖腹产的风险明显较高,新生儿住院时间较长。与标准的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婴儿相比,因父母的单基因遗传疾病而患有PGD症的婴儿显著缩短了胎龄,增加了新生儿低出生体重和剖腹产的风险,缩短了出生时间,延长了住院时间。

这表明,只有当父母患有单基因遗传病时,PGD的产科和新生儿结局才会很差。

本研究进一步将自然妊娠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、产前诊断后分娩的婴儿单基因遗传病与PGD以外的父母单基因遗传病进行了比较。结果显示,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是相同的。这表明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与PGD无关,而仅与父母的遗传扭曲类型有关。

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的高风险因素?

这是丹麦首次比较与PGD相关的产科和新生儿不良结局的风险。它证明,PGD产科和新生儿结局的风险等同于体外受精/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,PGD本身不造成风险,父母的遗传状况是产科和新生儿结局不良的高风险因素。由于实验样品数量少,PGD是在胚胎发育的卵裂阶段进行的。研究结果对胚泡期滋养层活检的PGD风险可能没有参考价值,需要进一步的实验来探索和证明。

references

1。湾乙,英格列夫HJ,莱蒙JG等。植入前遗传诊断:是一项全国性多中心产科和新生儿随访研究。费尔蒂·斯特里尔。2016年8月16日。pii:S0015-0282(16)62522-0。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